行李搬运还用上了运筹学?迷你版“无人仓”被搬到了学校

发布时间:2022-06-16来源:青春上海字体:[]设置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刘晶晶 

疫情下的毕业季总会遇到很多从未遇到过的问题。毕业生即将离校,同学们的行李需要寄存,而由于疫情防控原因,学校实施网格化管理,无法跨区域行动,这些工作只能靠有限的人力完成。上海财经大学的老师们在关键时刻发挥出了专业优势,行李搬运中居然还用上了运筹学。

运筹学上线,打造出了一个迷你“无人仓”

如何在一个只能容纳40人行李的房间中装入两倍的行李?如何在一分钟之内准确查询出其中任意一份行李中的任意一件物品?如何寻得空间的利用率、运输的便捷性、查找的快捷性三者的最优解?这三个问题萦绕在刚接到寄存任务的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行李搬运突击队全体成员的心中,目前学院用来存放行李的多功能厅并不大,怎样做才是最佳方案呢?

虽然有无数的想法在老师们的脑海中闪过,但是大家心有灵犀地抓住了最关键的那一个——运筹学。

顾不上时间已经是凌晨,由常务副院长黄海量教授领衔的突击队成员们在工作群内集思广益,构建一个“迷你版京东亚洲一号无人仓”的想法逐渐清晰起来。第二天,团队成员们各展所长,马上动手对各项数据进行测量。

行李的尺寸、桌子的尺寸和数量、空间的容积,在经过采样、模型估算和反复对比之后,大家确定了纵向排列的布局方案——把桌子纵向排列,行李在桌子的上下摆放,地面添加标签用于检索;上部最高两层,方便取用;中间留下过道,供推车进出;同时加入台账式信息图,数量位置一目了然。布局方案实施后寄存容量从原先的40人份扩大到了90多人份,成功实现容量升级,同时推车自由进出,便捷性丝毫未减。

在实践中大家也会根据工作经验和实际情况优化方案。在白板上用台账记录的做法来自突击队中的吴珊老师。吴老师不仅利用台账记录和管理设备,而且将台账应用于物资分发,进出数目小到一瓶洗发水无不详细列出,每天更新上报。这一做法应用到行李寄存室,也使得存储信息清晰明了。一开始地面的标签是白纸黑字的,但在实际操作中李庆广老师发现因为地砖是白色,所以白底黑字不够醒目,于是调整成红纸黑字,使得信息更加突出,提高了检索辨识效率。

向勤是学院行李搬运突击队中的一员,有一天夜里收到学生紧急求助,自己第二天需要启程,但是身份证忘在了已经进入寄存室的行李中。向勤第一时间来到寄存室,对照台账按图索骥,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该学生的身份证,解决了学生所急。

全员志愿者,搬运了一架飞机的重量

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行李搬运突击队设计的迷你版“亚洲一号”虽然小,也没有机器人和自动化系统,但是本质上的调度原理是一样的。而京东亚洲一号无人仓的机器人自动搬运系统也正是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的老师们基于运筹优化的思维与京东共同开发的,该系统获得过2021年度美国运筹学会的最高工业应用奖Edelman决赛奖。小到行李寄存,大到京东亚洲一号无人仓甚至更复杂的存储情况,空间和情境虽然变化了,不变的却是背后的运筹学原理、老师们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将理论结合实践,始终如一服务学生的初心。

疫情下,学生们便捷生活的背后离不开所有志愿者老师的辛苦付出。据介绍,武东路校区需要进行行李寄存的学生数量是390人左右,平均每人有4-5件行李,总数是2000件左右。每个行李包的平均重量是30-40斤,重的上百斤;大的有床垫、书架、椅子;零的有细碎杂物;散的有锅碗瓢盆。需要搬运寄存的行李总重量在8万斤左右,也就是40吨,这差不多等于一架波音737-800飞机的自重。

武东路校区疫情防控工作专班成员、武东路校区宿舍园区片区长、学生行李搬运志愿队队员,学校进入疫情防控期以来,外国语学院副书记赵蔚老师和其他老师一样肩负数职,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要在武东路校区搬运约等于一架飞机重量的行李物品,这个工作任务的艰巨性不言而喻。为学生解决后顾之忧、让学生能安心回家,是学校义不容辞的任务。武东路校区成立了教工志愿者搬运队,几乎所有老师都投入到了行李搬运中来。

进入梅雨季,天气阴晴不定,很多老师在搬运中直接将行李从学生所在楼宇的门洞点对点运送到货车里,然后再运到需要寄存的场地,整个过程中尽量保证学生的行李不沾地面、不沾水,正是无数这样的细节汇聚成了学生们大大的安心。

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行李搬运突击队中的胡秀燕老师由于所在办公室无法进入,只能在学院的图书室内住宿了一个多月。在一次送餐的过程中,一位学生递给她一颗糖表达感谢,她说这是自己迄今为止吃过最甜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