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 方蕾:知行合一 全面发展

发布时间:2016-12-30来源:宣传部字体:[]设置


方蕾

方蕾,上海财经大学第一届“学术之星”提名奖获得者。金融学院2013级保险学专业硕博连读生,研究方向为精算会计,导师谢志刚、粟芳、赵桂芹教授。攻读博士期间,在《管理世界》、《财经研究》、《经济管理》、《国际金融研究》(forthcoming)、《保险研究》等权威期刊发表多篇论文。英国精算协会第一届Sir Edward Johnson Prize获得者。在本硕博期间共获得三次国家奖学金。现以国家公派联合培养博士身份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深造。


  

不断有人问我为何要学精算,为何要读博,为何想一直留在上财。

矫情时便回答:凤凰高洁非梧桐而不居。

茫然时便回答:懒得换。

得意时便回答: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的挚爱——学术。

失意时便回答:傻呗。

从二教回南四路过绿叶步行街时,从图书馆回宁远楼路过黑暗料理时,我都思考过这些问题。其实,我自己也没有答案。

今年是我在上财的第八个年头。

八年前,在一个水汽氤氲的清晨,离开了故乡的家,来到了上财。八年后,这里已成为我的另一个家。满九年后毕业之时,若要离开上财,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

南四楼前的樱花繁华了一茬又一茬。

宁远楼下骚首弄姿的猫咪换了一拨又一拨。

三门路旁广场舞的曲库更新得飞快,一首又一首。

通往国定梯教的小道上丹桂又开始飘香,一年又一年。

和闺蜜一起吃火炬的绿叶已经升级为茶餐厅版本。
学术,精算,两条路都是漫漫长途。

第一次想放弃时,大四快毕业,被精算CA1考试折磨得没了自信。之前的CT一路劈荆斩棘考得顺风顺水,一到CA便开始卡壳。开始怀疑自己,开始焦躁不安。

毕业晚会时,精算班有一个特别奖:精算一条路走到黑。惊喜地看到,被同学们封为“特级精算师”,用稚拙的笔迹写在一张特大号的奖状上。从美美老师那里接过奖状那一刻,放弃考精算的念头也就怂怂地被打消了。那张奖状从此一直被珍藏,成为每年四月九月疯狂备考阶段一个莫大的精神支柱。

第二次想放弃时,耳边日日纷扰着搞学术有多难发文章、精算就业有多不好之类云云。于是心思活络起来,向往学术圈外那诱人的世界。

没过多久,IOA设立了Sir Edward Johnson奖学金,我有幸成为了第一届大陆三名获奖者之一。
两次想放弃,一次因为挫折,一次因为诱惑。我觉得我特别幸运,每当我想放弃时,都有老师同学及时的鼓励,支撑着我沿着这条道路快乐地走下去。

回到一开始的三个问题。无论答案是什么,我想说,选择上财精算本硕博,我从未后悔。

方蕾(图右一)和他的导师谢志刚教授(图左一)


问:您的治学格言是什么?

答:我的治学格言继承于我的导师谢志刚教授,即“做学问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非为了学术而学术。谢老师一直教导我们,任何研究都要从问题出发,切忌盲目模仿或者为了追求技术炫酷而将研究复杂化,否则出来的都是学术垃圾,不能真正推动人类进步。这一治学格言一直激励着我们去发现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并探索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问:您如何看待学术规范和学术诚信问题?

答:诚信不光是做学术的根本,更是为人之本。其实如果恪守前文提到的“做学问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那么学术成果一定是原创的,并且是十分有意义的。做学术是神圣而崇高的,对全人类的发展都是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的,这么一想,学术造假等不端行为便是对这一神圣使命的亵渎。


问:导师在您的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答:我的导师谢志刚教授教会我要做一个高尚的人,要做一名对社会大众负责的精算师。我的副导师粟芳教授不光学术水平一流,还积极参加各类活动,把家庭和事业安排得妥妥当当,她激励我如何在绝望的困境中依然保持乐观,以及发现生活的美好。

问:导师在您的个人成长方面有哪些帮助?

答:无论用何种语言都不能表达我对恩师的感激之情。他们带领我走进学术之门,领略学术的魅力,并最终爱上学术。而他们对我的影响远不仅限于做学术方面。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老师,都在我的成长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上财的老师们都很爱学生,无论我们有哪方面的困难,他们都会热心地伸出援助之手。正是他们的帮助,才让我能在《管理世界》等一流期刊上发表文章,才能有机会到LSE学习深造。

问:您如何解决在学术研究过程中遇到的困难?

答:学术研究过程总会遇到很多困难。我很庆幸总是有许多人在我痛苦绝望的时候无私地帮助我。闭门造车既痛苦又低效,所以遇到困难实在无法解决时,我会和老师同学讨论,通常讨论过后我们会想出新的解决方案。

问:哪本书对您的触动最多?

答:也许和学术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自初中以来我最喜欢的书始终是《红楼梦》,喜欢到翻来覆去地读几乎可以背下来。《红楼梦》如同一本百科全书,透过此巨著可以看到整个世界。读完这本书我惊奇地发现,忧伤也可以是美的,凄惨的人生也可以是美的,世间一切皆可以编织出美。如果非要将其与学术相关联,那就是,不要抱怨学术是枯燥的,只要有一颗敏锐的心,就可以领略到学术之美。


(供稿、供图: 方蕾(学)编审:张勃欣  收稿日期:2哦6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