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村调查(18)| 江苏淮安洪泽县:小城的满足

发布时间:2016-10-24来源:上海观察字体:[]设置

千村调查是上海财经大学以三农问题为研究对象的大型社会实践和社会调查研究项目。今年主题是“中国农村创业现状调查”,希望通过对中国“千村万户”的调研,挖掘出影响中国农村创业活力的关键性因素、确定农民创业企业的成长路径,涉及21个省、市、自治区的30个县。目前,各定点调研小组已经完成了艰苦的实地调研工作。在几天的调研过程中,大学生队员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结束了这在广袤田野中生动的一课。在此精选的一系列调查手记中,他们共走访了10个乡村,了解了农村的真实面貌,在与村民们深度访谈中记录下点滴体会、感悟与思考。

八月末,在夏日余热中,我们调研小队一行在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李眺老师的带领下,对江苏淮安洪泽县朱坝街道的创业情况进行了调查。

没有缭乱的霓虹灯,没有喧嚣的动感音乐,洪泽县城中有的是密密麻麻的门户商店,顶着最简单明了的广告灯,默默度过夜晚。小城镇的亲切,欢腾,忙碌,与郊区葳蕤田地的安然平静,便构成了洪泽的基本景观。

八月正是水稻生长旺盛的时节,放眼望去,大有“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况味。调查下来,当地居民亦有“并怡然自乐”的神情。作为基督教盛行的乡镇,调研的每个村均设有基督教会,每周去唱唱歌、聊聊天的礼拜则进一步丰富了虽自在闲适却难免枯燥的农耕生活。镇下的村大多仅剩下些中老年村民,多是打工回来拾掇些旧田,几年辛苦下来有了积蓄,儿女也陆续在外地自立,伴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生活自如而安适。

    村民的简单生活洋溢着安然与满足,然而创业者所面对的环境显然更加复杂。小城的满足感推动着整体的和谐,但或许也有着止步不前、趋于自满的某种局限。

年迈的创业者

    洪泽郊区第一产业较为发达。创业者仍然无法放下父辈与土地的羁绊,仍然以种植小麦水稻或养殖为主。

    大魏村的魏近在当地做着绿植工程生意,近几年,他说自己已很少再承包建设工程,种植绿化植物已成为主要收入来源。随着年轻人的大量流出,已到中年的在乡创业者已不愿再折腾,同时儿女也不希望他们过度劳累,故很多创业者的规模始终固定在创业初期水平。此外,魏近感叹,在洪泽这种小县城鲜有配套设施,没有系列产业,很难形成规模。即使自己有野心,相比于苏南常州的夏溪大型专业化花木市场,洪泽绿植显然不具备竞争力,运输产业、种类数量等均无法匹敌。固而常州的夏溪抢占了更大的市场,他的绿植产业份额多限于本县。

    本地创业者的趋于老龄安于现状、满足于开发单一产业且政府没能引导开发周边配套等等诸多因素,导致了创业者应对危机的相对脆弱。

    面对今年粮食价格下跌,国内粮食产量过剩,种植大户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朱高村的众多种植大户满脸愁容的向我们诉苦,前几年大面积承包土地积累下来资金,现在大多已亏空。当尝试创业,突破自给自足的幸福桃花源时,小城赖以办事、耕种的简单人情关系已然不足以指出减小损失的明路。除了至多求助于同是种植户的亲友和村政府,洪泽种粮的创业者只剩默默承受粮价变动的风险。

投资环境需进一步改善

由粮价危机揭示的问题不止于此。朱高村的王进几年前从外地来到本村,开始大面积种植水稻。作为外地人,他在采访中认为外地人的投资和生存环境不佳,并且也没有改善的迹象。由于从事第一产业本身利润不高,本地人倾向于维持本地竞争现状,难免排斥外地投资者。

    而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接触到的几乎全是本地创业者,除了本地投资配套环境不佳,本地竞争的排外性也是一大原因。如何提升当地农村的投资环境,健全相关的创业机制,是当地政府需要进一步努力的方向。

潜在的希望

    相比于安于现状,畏惧创业变故的普通村民,我们也遇到了创业热衷者。一位村民数次尝试养殖毒蛇,曾被蛇咬到手指,几近丧命。自己胡乱尝试,竟也用中药治愈。他兴高采烈的向我们介绍,自己如今又开始养殖可食用无毒蛇。孤注一掷,如今了无积蓄的他讲的眉飞色舞,我们却无法高兴起来。勇于突破,缺乏技术与理性的指导又能走到什么地步呢?政府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小城的满足现状,或许有老龄化的原因,却也有人为的因素制造了发展的障壁。此外,没有配套产业,不够规模,满足于当前和本地的创业环境,排斥外来者也使得创业者在洪泽难以形成气候。类似洪泽县的众多桃花源式的中国农村,如何摆脱孤立状态而更好发展,是对村民和政府双方的严峻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