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村调查(15)|甘肃武威手记:4张调研面孔的剪影

发布时间:2016-10-20来源:上海观察字体:[]设置

    千村调查是上海财经大学以三农问题为研究对象的大型社会实践和社会调查研究项目。今年主题是“中国农村创业现状调查”,希望通过对中国“千村万户”的调研,挖掘出影响中国农村创业活力的关键性因素、确定农民创业企业的成长路径,涉及21个省、市、自治区的30个县。目前,各定点调研小组已经完成了艰苦的实地调研工作。在几天的调研过程中,大学生队员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结束了这在广袤田野中生动的一课。在此精选的一系列调查手记中,他们共走访了10个乡村,了解了农村的真实面貌,在与村民们深度访谈中记录下点滴体会、感悟与思考。

原本36小时的车程,因为发水灾,硬生生又晚了4个多小时。在火车上待了40个小时的我,下车的一瞬间如获新生。呀!这凉爽瞬间唤醒了我的寒毛和鸡皮疙瘩。7月份的武威虽然已经过了晚上7点,但依旧夕阳高照,空旷清凉。我脑袋还在单曲循环火车发出的低音乐,肚子到是来了精神,“咕咕”叫个不停。一碗兰州拉面下肚,满足!大睡一觉后,紧跟着老师和县委领导的安排,同学们进入了紧张的调研状态。

    忙碌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看着辽阔的山丹军马场发呆,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四张西北汉子的脸。

面庞一:原则认真脸

    调研第一天,我负责普通村民问卷,受访对象是一位约45岁的叔叔。学校给每位受访者准备了20元酬劳。我直接了当的介绍了此次调研活动的意图,叔叔听得很认真,还时不时竖起大拇指。嘴巴里念叨着“大学生做的好,响应党的号召,了解我们老百姓的生活”。接着,我把学校准备的给每位受访者的20元酬劳发给叔叔。可叔叔说什么也不要,他说:“你们大老远上海来的,辛苦。我没干啥,不要钱。”万般无奈,我们只好先进行问卷的填写。问卷中,一道题目说“当您为人父母时.....”叔叔提出疑问“为人又是父母,是个啥意思?”我立马换种说法解释。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心里想:实在不好意思,我太刻板了!不应该对不识字的叔叔使用四字短语。并且早该熟记问卷,及时转换成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给他们。读书不能读死书,要接地气。

    在填问卷的时候,叔叔的手机一直响,他握着手机,皱着眉头还时不时抖脚。我都不好意思了,说:“叔叔没关系的,您去接电话,我等着您。”说了好几遍,叔叔才勉强出门接了电话,之后又急忙跑进来填写问卷。问卷整整填写了1个半小时,叔叔一直斜身面对我,认真地回答着每个问题。他不要钱,我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好在学校还给我们准备了印有“上海财经大学千村调查”logo的本子,我送给了叔叔一个。随口问了一句:“回家本子给谁?”叔叔说:“给小孙子。”我立马笑了,前去请示老师,可不可以多发给叔叔一个本子。因为填写问卷的时候了解到叔叔家儿子生了双胞胎,送一个本子两个孙子得打架。老师立马批准了。叔叔拿着两个本子高兴地回家去了,瞧着他轻快地脚步,我也变得轻松愉悦了不少。

    无论是谁,只要坚持原则时刻保持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就会得到尊重。我侧面了解到,武威县下的村庄平均每个务农男性打临工的日均收入为100元。可见确实存在着极大的南北人力资本收入差距。也许叔叔觉得又不费力气,说说话值不了这些钱,也许也是他体现了西北男人讲义气:村里的安排,我有义务来做调研,不用给钱。

面庞二:憨厚老实脸

    问卷里有这样一道题目:“您觉得与2012年以前比现在女性的自主创业机会更多了?”答案是5个程度选项,从完全不同意一直到完全同意。叔叔笑笑说:“那得看谁家的女人了?我家的女人就在家吧!哈哈。”他回答完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想也许他知道女性应该有追求自己事业的权利,只是他还没有办法转变观念。可见思想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虽然部分农户住上了楼房,孩子也上了县城的幼儿园、小学、初中,年轻人也会偶尔去电影院看电影,在餐馆里吃麻辣烫、凉皮。但思想观念还是较为落后,或者知道应该怎样做,但不愿意付诸行动。还有一道题目这样问“您家存在重男轻女的现象么?”叔叔说“还可以吧!总还是把地留给儿子,女儿嫁远了!”叔叔说的是真心话,也是一个现实的情况。但似乎老年人住医院女儿陪伴的更多一些;老年人有心事更愿意找女儿倾诉。牵扯到病危通知书签字,遗产分配等事情则儿子必须出面。也许只是儿子女儿分工不同吧!请不要讲只把财产留给儿子,女儿会伤心。不过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不会有这样的苦恼。

面庞三:幸福感恩脸

    一位右手残疾并且右眼失明的创业者叔叔接受了我的访谈。他告诉我,他家原来在山里,用水、用电不方便。李村长帮他搬到了这个移民村,走上了柏油马路,而且还有了路灯、自来水,头疼脑热直接去卫生所,很方便。原本他是不愿意来的,因为担心残疾找不到工作,山里还有一点地,和老伴吃口饭没问题。没想到村上给了“精准扶贫”的钱帮忙创业,一下子就给了5万,无息借款三年。村干部带着买鸡苗,每个月还有兽医来给鸡舍消毒、讲解。鸡长大了贩子直接来家门口收,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卖就再养几天。真是日子过得有盼头,舒坦,儿女们回家来也方便,家里也宽敞了!感谢李村长,感谢党。


面庞四:惊恐着急脸

    此次调研之行由武威市共青团委王书记全程陪同。一次,我们3个人在一个小餐馆门口等当地的村委书记。旁边有个渠水“哗哗”地流。大学二年级的一位同学不知怎么想的突然要跳过水渠,不料脚底一划,差点一头栽进去。就在那个瞬间,只见平时和蔼可亲还有些圆乎的王书记一个健步㩐住了他的衣角。这个动作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王书记惊的涨红了脸,可以说是愤怒的责备:“你可吓死人了!这是高压井抽上来的水,一冲就找不见你人了!可是吓死人了!”确实,我也被吓得半天惊魂未定。那位同学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站在旁边。不论在哪里,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调研接近尾声时,我们发现普通村民部分的问卷还少16份。这可急坏了王书记,他一再抱歉,因为现在正是农忙季节,部分乡亲去收粮食了!王书记满头大汗,立马请示上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又出发了,前往党员示范种植基地,前往黄牛养殖基地,前往幸福村。只见村长带领着2位村干部,5位创业带头人和15位村民整齐的坐在会议室里等着我们。最后我们不仅进行了实地的考察参观,还超额完成了问卷填写任务。

    贫瘠辽阔的土地,热情憨厚的人民,给我留下了久久难以忘怀的记忆。特此感谢上海财经大学为我们提供这次宝贵的调研机会;感谢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各级政府的周到配合;感谢董老师、王书记的辛勤付出;感谢同学们的互帮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