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近10年总体呈持续下降趋势,形成强大国内市场面临哪些挑战

发布时间:2019-02-20来源:上观新闻字体:[]设置

2018年底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2019年1月28日国家十部委又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在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日趋复杂多变、国内经济转型面临多重压力和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根本性变革的背景下,创造居民消费,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对于推进中国社会和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制约消费释放的一个元素:城市服务

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人口加速集聚,城市已经成为居民消费的主战场。优质的城市服务不仅是城市最基本的功能,也是创造居民消费、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根本动力。本质上看,消费取决于市场是否能够提供丰富的值得消费者购买的产品,以及消费者是否具有足够的消费能力以满足消费需求。因此,如果没有繁荣的生活服务作支撑,没有完善的公共服务作保障,居民消费将难有质的飞跃,强大的国内市场也难以形成。当前我国城市服务主要存在两大主要问题:

(1)服务供给创造消费仍存在巨大空间

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仍然偏低,而且近年来支出增长放缓。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2.4万元,只增长5.9%,不仅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速度,而且近10年来总体上呈现出持续下降的趋势。即使是北京、上海、广州等高收入城市,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样增长缓慢。而另一方面,国内市场还时刻面临着消费外流的窘境。据联合国世界旅游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客出国旅游花费就达到了2577亿美元,继续保持世界第一。究其根源,主要是国内市场缺乏足够的优质产品和服务供给,城市服务的消费创造能力仍显不足。以上海为例,落户的顶级品牌并未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商品和价格优势,而曾经火热一时的上海进口直销中心也因商品种类和价格问题面临经营困境,多家中心被迫关门。总体看,即使是作为中国消费水平最高的上海,在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上仍面临诸多挑战。

(2)公共服务的消费保障能力仍显薄弱

优质的城市公共服务能够保障居民的基本生活服务需求,解决消费的后顾之忧,从而有效地降低服务供给创造需求的阻隔,促进居民对发展性消费和享受性消费的追求,实现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付诸于实际的消费行动。然而,当前城市公共服务体系不够完善,对消费的保障能力仍然薄弱。高额的居住负担、沉重的医疗和教育支出,都极大限制了居民的可自由支配收入和其他消费支出。以居住支出为例,2017年,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四城仅这一项开支就占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1.48%、23.24%、16.54%和22.22%,占到人均消费支出的32.85%、34.45%、22.55%和30.74%,无疑这已经成为制约居民进一步消费的掣肘。要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就必须提升城市公共服务水平,降低老百姓的消费负担,使人们想消费、愿消费、有能力消费。

如何以优质城市服务创造消费

第一,以卓越的服务型城市为发展理念,创造居民消费新环境。促进居民消费,形成强大国内市场,需要不断改善消费环境,创造更加满意的国内消费体验。服务型城市是以服务经济为支撑,以服务型政府为保障,通过发达的生产性和生活性服务供给、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和包容的文化服务氛围,实现企业、居民和游客满意的新型城市发展模式。区别于之前的文化型城市、生态型城市、创意型城市、旅游型城市等偏重于城市本身的发展模型,服务型城市更多关注“人”的需求和发展。它以服务作为城市的发展本质,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发展目标,通过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发达的服务业和包容的文化服务氛围全面创造优质的消费环境,最终形成在消费经济引领下的城市发展新模式。

第二,以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为发展保障,树立居民消费新信心。政府的重要职责是做好住房、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就业和收入分配等基础服务保障工作,切实减轻人们的生活负担,提升人们的消费信心,以此才能保障消费的需求供给循环系统能够有效地运转。一是要健全公共财政体制,逐步加大对公共服务的投入力度。目前发达国家社会性公共服务的支出一般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以上,而我国2016年36个主要城市的公共服务支出比重平均只有17%,其中只有拉萨、北京、上海、西宁、重庆、深圳、天津、银川和厦门9个城市的比重超过20%,总体投入仍然偏低。二是持续优化公共财政支出结构,尤其是加大对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投入。2016年我国36个主要城市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的支出约占总收出的30%,低于国外60%的水平,而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更是只有5%。三是积极推进住房改革,加大人才公寓、公共租赁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抑制房产泡沫,彻底释放被房价抑制的消费需求。四是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完善相关细节,解决居民申报过程中的各类矛盾,切实减轻居民的税收负担,进一步增强消费能力。

第三,以不竭的产品和服务创新为发展根本,培育经济发展新动力。商业的繁荣除了需要丰富的产品和服务满足消费者需求外,还需要持续不断的创新型产品和服务刺激消费者产生新的消费需求。一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强服务型政府建设,推进以“负面清单”为主的管理模式,破除一切不合理的限制,彻底激发市场活力,真正让市场发挥创新的作用。二是以包容审慎的原则对待新业态、新模式、新产品和新服务。包容就是要充分看到这些新事物对于社会和百姓带来的益处,审慎就是要充分评估可能产生的风险,要认清发展底线。在包容审慎的原则下制订新的管理办法,而不是一上来就管死,正如李克强总理指出的:“各地方、各部门要顺势而为,不要仍用‘老办法’去管制‘新业态’!”三是积极打造各类创新平台,加强科研院所与企业的联姻,推进创新企业与风险投资公司的对接,促进国内外创新创业人才的积聚,从而提升新品开发和进入市场的效率。

第四,以优质的文旅服务为发展重点,打造一批强大的国内旅游和消费新中心。2018年国庆假期,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7.26亿人次,同比增长9.43%;实现国内旅游收入5990.8亿元,同比增长9.04%。实践证明文旅产业在刺激消费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已经成为经济的重要增长点。一是持续加强博物馆、艺术馆、美术馆和剧院等文化场馆建设,激发现有文化场馆的活力,打造一批满足居民和游客需求的高品质文化观光体验项目和演艺项目,同时积极推进场馆与购物、休闲和旅游场所的跨界合作。二是大力推进旅游购物发展,打造中高端消费载体。以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为试点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充分发挥自贸区优势,打造若干高端品牌商业区,在产品种类和价格上形成全球竞争优势,从而促进出国旅游购物消费回流。三是积极开发夜市和夜间休闲游乐项目,繁荣夜间经济,提升城市夜间消费的供给能力。四是引导人们转变消费观念,充分利用各类图文视频平台激发人们国内旅游和消费的欲望。

第五,以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为发展方向,引爆消费经济新亮点。从生存性消费到发展性消费和享受性消费,只有新的消费内容和形式才能不断刺激居民的消费神经,创造全新的消费需求。在以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量子技术等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酝酿形成的背景下,要以新技术催生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开拓消费经济新亮点,创造城市经济发展新活力。一是要做好科学技术服务工作,加大对技术研发的投入,加强对高新技术企业的扶持力度,加快对技术成果的落实转化,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要能够站在技术的最高点。二是要加强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与公共服务业的融合,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加强这些技术与商业、金融、教育、医疗、文旅等服务业的融合,加强产业与产业之间的跨界融合,培育形成一批“互联网+”、“人工智能+”、“旅游+”、“休闲+”的服务新业态。三是积极应对互联网对实体店销售的影响,改造传统商业中心,加快推进新零售建设,加强体验消费,打造实体店消费新模式,促使其成为人们打卡消费新选择。


作者:张懿玮 高维和 作者单位: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