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低垂的果实”,构建双创型社会

发布时间:2017-09-06来源:解放日报字体:[]设置

在创业型社会中,创新创业是全社会赖以生存的主要活动。从创新主体来看,不仅涉及个人、公司,还包含社会组织、社区、学校、城市等不同主体;从创业领域来看,不仅涉及传统的商业领域,更包含医疗、教育、养老、扶贫、环保、志愿服务等多样社会领域。创业型社会可以说是商业创新和社会创新的共同结果

如果只把双创视为一种经济解局的工具,恐怕这种思维已经落伍于时代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双创对中国经济的贡献超越了工具主义,扎扎实实地渗透到了社会肌体中,成为发展转型的一种新常态。我们有必要站在更为高远的立场上重新审视双创的定位和价值,也有必要从理论上对双创进行更为宏大的基础性阐释与提升。

创新创业向社会层面渗透

任何社会的发展进程和运行状态,都是由其内在动力机制决定的。随着新常态下中国经济“低垂的果实”(原指有重要应用价值、容易获取成果的科技创新,后引申为容易实现的目标)逐渐消失,创新创业不仅日益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而且逐步从经济层面向社会层面渗透。

从创业型经济向创业型社会发展,是新常态下双创战略从经济层面向社会层面渗透发展的必然趋势。在创业型社会中,创新创业是全社会赖以生存的主要活动。从创新主体来看,不仅涉及个人、公司,还包含社会组织、社区、学校、城市等不同主体;从创业领域来看,不仅涉及传统的商业领域,更包含医疗、教育、养老、扶贫、环保、志愿服务等多样社会领域。多样化的创新主体和创业领域的融合创新活动,推动创业型社会的发展。

今天,创业型社会可以说是商业创新和社会创新的共同结果。创业型社会首先是商业创新及其带来的创业型经济发展的结果。创业型社会的经济基础是大量技术创新现象和创业型企业的存在。只有企业家实现创新,创造性地“破坏”经济循环的惯行轨道,才有进一步的经济发展。还有人详细研究了大企业和创业企业对创新的不同贡献,得出结论:大企业往往循规蹈矩,更多进行常规性创新活动;最具革命性新想法的大部分来自于自主的创新家,他们往往通过创业的手段来实现技术的商业化。

至于创新的扩散,则主要通过鼓励技术贸易和技术授权等方式来实现。大量的原始创新及其扩散在上世纪70年代尤为显著。苹果、微软等很多革命型创业公司通过技术创新打败了当时的成熟大企业,“蚂蚁绊倒大象”的例子屡见不鲜。这些新创企业的出现,不仅带动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而且成为人口就业的主渠道。据统计,1980年以来,小企业和创业者每年创造了70%以上的新产品和就业机会。所以,有学者将上述现象称为创业型经济。

创业型经济是相对于管理型经济而言的,指的是以大量新创成长型中小企业为支撑的经济形态。其典型特征包括:技术创新和创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创业投资是推动创新创业的主要金融工具;孵化器是创业型经济的载体; 新兴产业是创业型经济的产业基础;包容失败的创新创业文化是重要保障。

创业型社会是社会创新及其包容性发展的结果。人类社会在经历经济增长之时,也日益暴露环境、贫困、教育等社会问题。为此,社会各界都在探索通过有效的社会创新手段来解决类似的包容性发展问题。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以“穷人的银行”实践案例开创发展了“微贷”扶贫服务;管理学家普拉哈拉德提出运用商业创新根治贫困的金字塔底层理论,倡导通过商业模式创新的方式把穷人与外部世界平等地连接在一起,同时创造经济、社会和环境等多重价值;一些人呼吁大企业应尽到社会责任,并将相关理念融入企业的发展战略和技术创新中。

在此大背景下,创新理论经历了从技术创新向社会创新的“范式转移”。随着社会创新概念的普及,创办社会企业和社会组织成为一种潮流。社会学家狄兹率先提出了“社会企业光谱”的概念,指出社会企业是处于商业企业和非营利组织之间的一种多元混合体,是一种受混合动机驱动并创造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组织。

创业型社会还是人们追求自由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主动选择。在双创战略的推动下,创业不再是离经叛道的个人抉择,而是青年人可以接受的共同价值观; 创业失败不再是耻辱,而是走向成功的试金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创业过程中,全民创新创业的理念得到更多的认可。同时,互联网也有效降低了创业的技术门槛,多样化的众创空间节约了创业的成本,各种制度设计帮助创业者克服合法性难题,全社会的多样化创新使得创业越来越成为实现个人价值的生活方式。

作者:刘志阳 陈和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