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家长,看我们如何用自己的双手安置大学“新家”?

发布时间:2020-09-04来源:上观新闻字体:[]设置

“新上财人的第一步,从自己动手开始!”“欢迎2020级新生。父母只能送到这儿,接下来就看你的了!”9月3日,上海财经大学2020级本科生和研究生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校园内张贴着各式迎新横幅。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结合疫情防控的需求,新生报到时送学生的家长无法进入校园,无论是报到注册,还是布置宿舍,全部由新生自己动手。那么,这些初次远离父母的孩子们如何开启自己的大学生活?如何安置自己在大学的“新家”?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现场走访。

【校门外:父母期盼的眼神】

上海财经大学国定路校区的大门口,私家车缓缓停下。来报到的新生和家长们从车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又一个行李,迅速加入到排队进校园的队伍中。记者发现,每一位即将进入校园的新生事先都有一个二维码。据学校后勤处有关负责人介绍,每个人进校园之前都会将个人信息提前登记,学校经过信息筛查之后会检查发放一个通行的二维码,所有学生凭“上财微门户APP”的进校二维码或校园卡入校,并接受体温检测。

从大连来的小武同学,第一次远离父母,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利用排队等候的间隙,小武的父母和他在校门口愉快地拍了张合影。小武的妈妈告诉记者,为了让学校放心,他们自己提前做了核酸检测。“毕竟还在疫情时期,为了更多人的安全,这样做完全应该。”小武父母对“家长不能进校门”的规定十分理解,“虽然说,家长不能进校门有些遗憾,但其实这是他步入人生的第一步,让他自己去应对,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来自南通的张同学,早上5点多就由父母开车把她送到上海财经大学校门口。7点不到,张同学带着一个24寸的行李箱,便等候在校门口。“孩子从小就比较独立,看到学校也有超市手推车,挺方便的,我们家长也比较放心。”张妈妈说。果然,不到3小时,张妈妈便收到了女儿的电话,报到注册手续和宿舍床铺都已经弄好了。

当然,也有不放心的家长。中午11时,上海财经大学的校门口的移动栏杆拉上了一半。不少家长站在栏杆外,期盼的眼神一直凝望着校园里。不时有操心的家长在向保安询问“从信息管理学院走到宿舍有多远啊?”“孩子这么多行李,怎么拿啊?”保安一边维持秩序,一边耐心解答安慰着“放心,有地图,会找到的,不远。”“旁边有小推车可用,不必担心。”……而马路对面的小店前,更是有不少家长驻足等候。他们有的等着孩子一起出来吃个午饭,有的则是想万一东西没带周全,可以就近在外面买好,然后和孩子在校门口交接。

【独自一人火车转飞机来报到】

来自新疆昌吉州玛纳斯县清水河乡贝母房子村的法学院新生吾木尔古力·提列吾,报到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由于疫情的突然变化,原先预定从乌鲁木齐直达上海的飞机取消了;再加上,按照规定,从乌鲁木齐到上海后,需要隔离14天。为了保证能按时到校报到,吾木尔古力·提列吾果断直接预定了火车。

8月31日21时42分,吾木尔古力·提列吾独自一人带着18公斤的大行李,乘坐火车从石河子到嘉峪关,在硬座上整整坐了16个小时;随后,又乘坐了21小时的硬卧到达西安;经过2小时20分钟的航程,她从咸阳国际机场乘飞机到达浦东国际机场;9月2日晚上22时左右,她乘坐地铁才来到国权路附近的经济型酒店安顿下。“我父母是牧民,年纪又比较大,都快60岁了,这么远的路程,尽管不放心,但最终还是没有陪着一起过来。”全程48小时的行程中,吾木尔古力·提列吾独自一人,每到一个中转点,她都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几经周折到了上海后,她情不自禁地在朋友圈里发消息——“累趴,但是很开心。我觉得自己太厉害了,自己都佩服自己!”

把18公斤的大行李,从校门运到宿舍,并非易事。校园内,身穿红色T恤的志愿者穿梭在校园内,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行李多的新生们。吾木尔古力·提列吾按照志愿者给的地图,找到法学院。经过信息核对后,签字报到注册后,她领取了学院发放的大礼包。打开一看,里面有10个防疫口罩,一瓶消毒水、学籍卡、学院介绍、社团介绍、院服等。学院学长们热情地帮她把行李一起拿到宿舍楼下后,吾木尔古力·提列吾自己把行李分两次运到四楼宿舍。

吾木尔古力·提列吾在收拾床铺。

从小学4年级就开始住校的吾木尔古力·提列吾,整理床铺是件简单活儿。只见她手脚麻利,娴熟地收拾着床铺。她唯一担心的是,新疆和上海有2小时时差,一般在新疆下午2点才吃午饭,晚上8、9点才吃晚饭;而上海中午12点就吃午饭,下午5、6点就吃晚饭了。“好在,我看到学校有清真食堂,心里安心了许多。”

【音频远程指导收拾房间】

整理宿舍床铺,对于那些从没住校的学生来说,着实是一件挑战。

统计与管理学院的李同学,来自扬州,她从来没有在校住宿。望着大包小包一大堆行李,李同学显得有点儿无从下手。是先铺床?还是先整理橱柜?她挠了挠头。正在这时,妈妈及时打来语音,不放心地叮嘱着:床单床垫在大行李箱里,铺床之前先垫一层报纸,报纸在小背包里……在妈妈的远程音频指导下,李同学开始有了头绪,动作明显快了许多。“本来,我妈准备远程视频指导的,无奈校园网还没连上,就改语音指导了……”

家住上海的王同学,9月2日晚上就来到宿舍,把床铺、抽屉、书架上上下下都用抹布抹了一遍。本想着花半个小时弄好蚊帐,谁知前前后后一直折腾了1个多小时,最后还是在舍友的帮助下才支起了蚊帐。“高中虽然住宿了两年,但那时都是爸妈帮着一起收拾的。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弄。”王同学一边说一边擦着额头滴下的汗珠,在桌子上的清单上划去已经放置好的物品。“欲速则不达,慢慢收拾吧。”王同学自言自语。

有过住校经验的同学,手脚可就稍微麻利些。来自河北邯郸的闫同学,发现一时间没找到空调遥控器,便用手机配对空调型号后,遥控打开了空调。“床垫、床单、被套、衣物等物品都已经提前快递到学校,我还在学校超市买了个枕头。”闫同学一脸轻松,“我从高中就开始住校,已经很多次了,我爸妈挺放心的。”来自上海崇明的钱同学,很早就住校,不到两个小时,他已经把床、席子和蚊帐都弄好了,电脑、台灯、洗漱用品等小物件也已摆放整齐。

守候在校门外的父母依然不放心。江西的丁同学接了爸爸一通电话,爱操心的爸爸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在询问各种细节:“学籍卡拿到了嘛?”“一个宿舍有几个人啊?”“是公用卫生间,还是有独立卫生间?”“钥匙一定要放放好啊,窗户要经常打开通风”“晚上看书,台灯记得开啊,别偷懒”……当然,也有找不到物品而打电话向父母寻求“支援”的,“妈妈,床单放在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了……”

无论是手忙脚乱,还是轻松自如;无论是满心激动,还是兴奋又不舍……望着那一张张自己动手整理的床铺,一个个从凌乱到整洁的桌面,莘莘学子用自己的双手翻开了人生新篇章。